相关文章

深圳知名刑辩律师 涉嫌伪证罪被刑拘

检察机关在调查一起警察非法出售犯罪线索,帮助“毒贩”立功中,发现还有律师涉嫌辩护人伪造证据罪,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前日微博案件通报中,律师被抓细节引发舆论关注。

前晚,有传言涉事律师是广东际唐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某凡,记者昨日确认,刘某凡11月4日已被刑拘,南山区人民检察院正审查南山公安的逮捕申请。

知名刑辩律师被拘

市人民检察院通报称,律师刘某某涉嫌辩护人伪造证据罪,“现已依法移送公安部门立案查处”。

11月19日晚,有说法称涉事律师为广东际唐律师事务所知名刑辩律师刘某凡。记者当晚拨打刘手机,无人接听。

公开资料显示,刘某凡为深圳市律师协会刑事法律业务委员会委员,2011年获“深圳市‘五五’普法工作先进工作者”称号,更早前则为盐田区政协委员。

知情人士介绍,刘某凡涉嫌伪造证据一案由南山公安分局招商派出所立案侦查,刘在11月4日已被刑拘,南山警方已向南山检察院呈请逮捕,“这两天批捕就下来了”。

与麦少峰案辩护有关?

知情人士透露,深圳市第一看守所一中队副中队长孙某涉嫌受贿与该所羁押的“毒贩”麦少峰有关,刘某凡与际唐律师事务所另一程姓律师2012年1月接受麦委托,成为其二审辩护人。

媒体报道,2009年,香港人麦少峰等因制造、贩卖毒品被抓,麦一审被深圳中院认定为主犯,判处死刑立即执行,其他同犯一人被判无期,其他多人有期徒刑。市人民检察院2010年工作报告中,“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”举例,麦少峰等11人制造贩卖100多公斤毒品案在列。

刘某凡微博称,2012年1月16日接受委托后,多次会见麦某,“5个月的时间里,会见被告人的次数已达12次”,每次会见均由刘某凡“亲自办理”,刘也多次与麦某家属沟通。

2012年7月,深圳晚报曾报道该案二审首次开庭,麦少峰庭审中承认,检方指控基本符合事实,但自己受雇于人,希望法院从轻处罚。

辩护律师称不存在“好处费”

刘某凡的辩护律师之一唐小虎昨晚表示,刘某凡被抓是否与麦少峰有关,不便透露。

但对传闻称刘为毒贩减刑保命,与公安人员一起伪造虚假立功材料,分得300万好处费,他予以否认。

他表示,刑拘刘某凡罪名最早为“涉嫌徇私枉法罪”,后改为“涉嫌辩护人伪证罪”,这在法律层面上排除了刘某凡参与警方合谋的嫌疑。

他同时称,刘某凡代理该毒品案件中,曾与当事人约定要召开三场以上专家论证会,费用多退少补,如果没有达到预期从轻处罚的结果,上述费用一律退还,并非报道所说的是“好处费”;且根据检察院及当事人家属的要求,该笔费用已提前全额退还给当事人亲属。

律所不作回应 律协不便回应

际唐律师事务所程姓律师等多名律师昨日婉拒记者采访。

深圳市律师协会工作人员昨日上午表示,协会新闻发言人不接受采访。当天中午,该工作人员来电,协会下午会有书面回应。但随后,其来电称,协会未获权威机关通报,不便回应。

争议刑法“306条”

刑法在妨害司法罪一节,与伪证有关罪名有三,其中,第306条的罪名仅适用于辩护人、诉讼代理人,被称为“悬在律师头上一把剑”,为1997年刑法新设罪名。2009年的“李庄案”,“306条”更引发广泛热议。

按市人民检察院通报,刘某凡被警方刑拘罪名,即为“306条”规定的“在刑事诉讼中,辩护人、诉讼代理人毁灭、伪造证据,帮助当事人毁灭、伪造证据,威胁,引诱证人违背事实改变证言或者作伪证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;情节严重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。”

有学者认为,同样为伪证罪,针对一般主体的有“暴力、威胁、贿买、指使”等手段规定,但“306条”的“威胁,引诱”则易被滥用;针对一般主体,有“情节严重”的限定,“306条”则是行为犯。“‘306条’是刑辩律师长期面临的问题。”北京市尚权律师事务所律师张青松昨日表示,多年从业中,有不少邢辩律师代理的案件仍未宣判,就因该罪名被追诉,但多数事后又被证实是错案。

2002年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对律师被追诉伪证,新增“办理辩护人所承办案件的侦查机关以外的侦查机关办理”,和“及时通知律师事务所或所属律协”限定。张青松表示,法律规定仍不够明确,实务中立案管辖上仍有“不公正”地方。

他建议,律师如行为不当,应先由律协审查是否违规,此后再由公安司法机关介入;如果能由异地侦查机关办理,会更公正。

有知情人士昨日也透露,规范律师行为有必要,但刘一案比较特殊,可能违规,但难说是犯罪,“某些问题如果不得到澄清,对刑辩律师执业打击很大”。